這幾天看起來很平靜,其實,在我身上發生了一件大事,
那就是:我幾乎等同和一間大出版社絕交了。
說絕交怪怪的,應該說我「即將要被封殺」。
為什麼咧?因為我不對,我拖人家的稿,雖然不是拖得很嚴重那種,
但是我拖稿就算了,我還寫信跟人家說我手上事情好多,不能接這本書了。
雖然我介紹她們一位譯得比我更好,文句也更通順易懂的人接下這本書,
但是無論如何還是一種變相的「不負責任」。
我如果當初負責任,就不該在手上已經有那麼多本書的同時,
又接下這一本大書,甚至這還是去年日本的作家中繳稅最多的名作者的書,
沒做完還推出去不只對不起出版社,也對不起自己將來的前途。
可是我真的沒辦法,在已經沒有時間的狀況下,我就是得做取捨,
更何況,我真的認為那位業餘客串的譯者譯得比我好又快啊。
我知道這是一種對我自己的「專業度」的抹殺,但事實是如此,難道要我說謊嗎?
編輯們的反應不是我想像中的暴跳如雷,也不是立刻打電話來罵人,
而是從以往的親切口吻變成冷淡且犀利的言詞,告訴我「好,請她譯」,
並且告訴我她的稿子要有哪些修改的地方及稿酬的討價還價,
完全不提她們要把我給怎麼樣,只說「很遺憾這次無法與您合作」。
「您」???
我第一次被她們用「您」稱呼,一股毛骨悚然感從背脊爬升到腦門。
這同時應該也代表了「很遺憾將來我們也不會再跟您合作」的意思了吧。
在把這本進度延宕的書推出去的同時,早就有這樣的覺悟了,
更何況,我在取捨間所保留下來繼續做的書,正是這群編輯的敵對出版社啊。
我現在的心情就像我跟我弟說的「徘徊在把工作推掉」的『爽』和「放棄一本絕世名作」的『悶』之間,
但其實還有「即將被一間大出版社封殺」的『憂』以及「將劈腿內情公諸於世」的『覺悟』。
要說這事給了我很大的教訓嗎?嗯,的確是有,我真的不該自不量力的;
不過能夠以此表達我不是專屬這間出版社的人,算是意外的收穫。
現在只能以「諦觀」的態度去面對之後要發生的事情了……祝我自己一切順利,南無南無…

神保小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霙綺
  • 凡事...盡力而為吧<br />而<br />人生正如一杯焦糖瑪琪朵<br />苦味中略帶香甜<br />甜味中微含苦澀<br />凡事一體兩面<br />得失之間<br />總是要學習取得心態上的平衡<br /><br />這是我的人生觀<br />同妳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