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KARAN小姐從歐洲回來了。

今天似乎急著要找人抱怨歐洲之行所受的悶氣。

因為跟她同行的其中一個男子,在這趟半公半私的旅行中,

露出他自私、粗心、隨便、見色忘友的真面目。

因為他的不謹慎,造成訂房數量上的失誤,

應該訂兩間房,變成只訂到一間房,而且還提不出訂房的書面証據,

害WAKARAN小姐和她的老闆們要花2倍的代價住更貴的飯店,

但他自己卻和突然出現的某個法國男子,一起住進原先預訂的飯店。

這件事大家沒有怪他,但他也真的沒打算跟大家道歉,

依然和那個跟他有曖味的法國男子住那間價錢較便宜的飯店。

但是那個法國人極之無禮且自大,數度惹毛WAKARAN,

偏偏那個男的不斷忽略WAKARAN的心情,只顧著跟法國人玩,

後來因為WAKARAN把這件事約略跟她的老闆說了一下,

她的老闆便很生氣地去唸了一下那個男的,

沒想到那個男的是個極度小心眼又會記仇的人,

這下更是一路衝著WAKARAN講些不中聽的話,

完全看不出之前跟WAKARAN很要好、好到放假還想跟她講話的樣子。

這下WAKARAN完全看清這個爛男人了,

我想她應該連朋友也不想跟他做了吧。

這麼說來我的第六感好像還蠻靈光的,

一看到這個男人的照片,其實我心裡就閃過一句話:

「他應該是那種偽君子吧?」

沒想到我竟然猜對了,真不知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想當初我還跟米先生一起起鬨她、要她去倒追那個男的說,

(當然,WAKARAN不是那種會倒追男生的女孩子)

現在想來真的覺得起鬨得有點過份了,

明明曾經覺得那個男的像偽君子,幹嘛要叫WAKARAN去跟他在一起?

但仔細想想,其實也是因為WAKARAN好像很在乎他的樣子,

所以我跟米先生才會常常這樣鬧她的………

好啦,反正經過WAKARAN這一次的歐洲之行感言,

再加上我去年十一月帶那個蠢女人去日本的經驗,

我深刻地體認到一個真理,那就是:

平常可以當朋友的人,不一定是可以當旅伴的人。

目前我碰到比較貼心的旅伴,是自己的妹妹,

還有米先生,以及米先生的朋友JACK(我應該叫他學長),

這三個是很好的旅伴,各有各的優點,也各有各的毛病,

但嚴格說來,出國旅行只要帶這三個人同行,

一路上都會很順利而且開心。

至於上次帶去日本那個蠢女人……我現在都已經不太想跟她聯絡了,

一方面是因為還在生她的氣,一方面是怕自己一碰到她,

會開始指著她的鼻子大罵也說不定……

旅行真的能讓人看清楚一個人的真面目,

所以如果想了解一個人是不是偽君子,就跟他一起去國外旅行吧。

創作者介紹

神保小牧の雑記帖Komaki's Blog

神保小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