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我發現小孟自己去擠在籠子靠外側的邊邊,
眼睛像平常一樣睜得大大的,就這樣變冷變硬了。
星期天早上我還像平常一樣倒食物給牠,
牠也從小窩裡爬出來啃得很熱烈,
昨晚上線跟姐妹們亂哈啦到三更半夜而,沒刻意去看牠,
早上再去看時,牠已經走了。
目前已經把牠移出籠子,放進小紙盒,用膠帶密封住,
再用小袋子層層包住後,暫時先冷凍在冰箱裡,
打算等假日時再帶牠去附近的山邊埋葬。
在幫牠清掉身上的木屑時,最後一次仔細檢查牠耳朵旁的腫瘤,
真的很大一個,而且很硬,牠揹著這個腫瘤這麼久,真是苦了他。
說真的,我沒有很難過,反而覺得這對小孟來說是種解脫,
雖然我也希望牠陪我更久,但真的不該再貪心了……
兩年,比一般的楓葉鼠長壽,而且小孟這兩年除了那個腫瘤,一直很健康,
如果沒有那個可惡的腫瘤,說不定還可以再多活兩年?
現在的小孟應該在天堂繼續啃著美味的葵花子吧?
而且已經沒有那個妨礙牠展現美貌及魅力的腫瘤了,
我最後能為牠做的事,就是把牠留在人世間的軀體找塊安靜的土地埋下去。
短時間之內我應該不會再養倉鼠了,除非又發生意外的一見鍾情。
希望小孟在另一個世界也能過得開開心心、吃好玩好睡好…那就夠了。

神保小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