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參加A先生自己要求我們大家為他辦的的畢業典禮。
本來那個清大光電所的工讀生小弟也應該要出席,
畢竟昨天也是他在CL實驗室的最後一天,
但人家他晚上得跟教授meeting,所以算是…逃過一劫?
講逃過一劫是有點誇張啦,但吃不完的菜和看不完的戲(A先生主演),
對所有在座的人來說確實是種折磨。
從禮拜二就吵著要吃控肉的米先生因為要回老家,也逃過一劫,
可惡的哀先生死不肯出席,還以女朋友的家人來台北玩為藉口,
真是夠了喔,有異性沒人性,啊你又不是已經要去提親了……
於是出席的人只有我、RZ、小呂、小葉、張姐和陳姐,還有一位我沒見過的顧問。
 
昨天的宴會讓我確認了一件無關緊要的事,
那就是:常在喝酒的人,容易一直講重覆的話;
好在陳姐跟她男朋友老楊吵架了,所以老楊沒出席,
不然對話迴圈就又多了一個。
陳姐的對話迴圈是以高爾夫球和她哥哥家的貓為主題,
A先生當然就是那些為何會被背叛的藉口、對B先生的漫罵之類的,
這些有的沒的我們聽到都會背了,他們要是講慢一點,
我還會忍不住在心裡幫他們接第二句、第三句…
除了讓人厭煩的對話迴圈,還有吃到快吐的宴客菜迴圈,
每次都來這家餐廰已經很煩了,還每次都點差不多的菜,
一直老愛說自己要養好身體再出發的A先生還一直在喝酒抽菸,
每次都在我們面前講這種鬼話,
誰相信你真的是因為健康因素而不想再鬥下去啊?
不管A先生是不是真的因為被放冷箭而必須讓出總經理的職位,
好幾次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行徑已經讓我們很心寒了,
他是當真以為我們幾個都天真到不知該去四處探聽嗎?
RZ的退路那件事,也是讓我積極想要搗蛋到底的原因,
尤其是對她講那句「女生本來就不好找工作」更是標準的性別歧視。
而他一再一再地強調「心真的很痛」,是真的很痛嗎?
他也只不過是從總經理職位上退下來而已,既然還是最大股東,
公司賺錢他還不是一樣有得賺,把股票賣掉也一樣可以獲利呀,
但產品的效率就是沒有好到可以拿出去給人看,簽得到約才算是奇蹟吧,
難道A先生不知道他一直在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還要我們陪他開這什麼畢業典禮咧,明明所有的狀況都是他造成的,
要姑息養奸的也是他,要跟人鬧翻的也是他,
但最倒楣的卻是當初被他騙進來浪費生命的我們……
 
好吧,五月開始是B先生「執政」,昨天他還四點半就放全部的人下班了,
不過接著我們聽到的卻是另一個白目到極點的消息,
那就是:以後公司不供餐了,改發一人一千元,自己解決中餐的問題。
拜託喔!!!一千元吃個屁啊!?這是我見過最少的餐飲津貼了!!
難怪他這陣子中午都不點餐,原來是要說「這樣不吃的人就虧到了」而已嗎?
(是你自己不要吃的耶,虧也是你自己自願的)
我看將來的「請假不扣薪」也是會取消,而且照樣沒有加班費…
五月開始,公司整個就是群魔亂舞的狀態,
B先生集團怎麼做我不知道,其他人會不會為了糊口而配合又是另一回事,
但我是搗蛋定了,反正原本就不打算繼續在這裡浪費時間。
明明不想繼續用我們這些人,聽說也不在乎技術的轉移,
只想把設備拿去金○○而已,那何不直接資遣我們算了?
反正資遣費也才少少一個月,也沒人真的去希罕那一點點錢,
只是不爽公司連這點應盡的意思都想省下來罷了。
 
 
5/2照理說是要上班,但日本那邊都不上班,大陸也不上,
台灣一堆公司也都自動放假,CL呢?要上班,
但我就是不想去……反正去了也沒有事情做,又何必多跑這一趟?
偏偏可惡的哀先生已經先請了假,沒人可做我的職代呀!
井上和米先生他們那天早上五點就要去打高爾夫,
還一直問我要不要去,真的是王八透頂,沒看到我擺臉色嗎?!
眼看5/1就要過完,手上抓著下一份工作的資料,
煩惱不知能否把時間算準、及時抽腿,
唉……
我也只能說:我當初進這間公司前打的如意算盤,已經全盤皆錯,
就當作我用到的是MADE IN CHINA的劣等算盤好了……

神保小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