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福岡I社的喜○郎先生「幫」我把我訂的東西全部帶來台灣了。

全部放在一起還蠻重的呢,好在山並已經把他的PSP先拿走了,

不然喜○郎一定會怨恨我,搞不好還會在婚禮上說:

「新娘子的保養品都是我幫她從日本帶來的喔!」

(如果他真的這麼做,我一定會立刻脫下我的高跟鞋,拿來敲打他)

喜○郎貴為福岡I社創始人之孫,想必在公司的地位也不低吧,

請他幫忙拿東西來台灣,實在是有點不太好意思,

沒想到當我這麼表示時,米先生卻很不屑地說:

「怕什麼!再重的東西都沒關係,一次叫他搬過來就好,反正他是奴隸!」

咦咦!?奴隸!?為什麼貴為一間公司的經理,

(I社已由三井物產接管,所以他雖然是創始人之孫,也只有經理階級)

會被總社的員工、被海外分社的員工視為「奴隸」?

一問之下,才知喜○郎這傢伙的工作能力幾乎是「0」,

常常客戶要求的評估報告寫不出來,打電話來台灣跟山並求救;

若山並不在台灣,米先生代接到這種求救電話,他就會跟山並說:

「哈囉,你那個在福岡的兒子,打電話來哭說他作業不會寫啦。」

山並一聽就懂了,邊說「知道了」邊搖頭嘆氣,但還是得幫他做報告。

沒辦法,誰叫這個曾經當過一陣子社長的喜○郎不成材,

把公司弄到得靠三井物產來接收,才不致於讓一百多年的歷史垮台,

最後只好變成人家底下的「孫公司」(子公司的子公司)。

因為喜○郎太沒用,所以I社上上下下都在背後說他是阿斗,

即便有山並這樣的智將或是三浦那樣的猛將,都還救不了這塊嫰豆腐;

也就是因為他沒用,所以大家就乾脆把他當奴隸用,

叫他幹嘛就要幹嘛,叫他往東他就得往東,叫他往西他就得往西,

台北辦事處還曾有人叫他專程從福岡坐飛機,送一份SAMPLE過來,

一拿到SAMPLE就把喜○郎趕回去,不肯帶他去台北,理都不理他,

他就只好苦情地連走出機場也不能,直接又劃位飛回日本去。

這星期他會來也是因為下週在台灣有個重要的會要開,

得先教教他要怎麼講話,把一些技術性的東西跟他說清楚,

免得臨時上場又突槌,週末還可以順便帶他去高爾夫球場當桿弟。

講實在的,一個快四十歲的男人,先是被人從社長的位子上揪下來,

在工作上表現差,能力不如人,還被底下員工當白痴耍,

甚至被海外分工司的員工當作跑腿的快遞員……

換作是我,我可能已經去切腹自殺了。

不過………也還好他好使喚,也認命地被人使喚,

不然誰幫我把在樂天市場買的東西帶來?

創作者介紹

神保小牧の雑記帖Komaki's Blog

神保小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