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跟米先生去換了那個「粉隱少女」活動的試用品。

(我覺得「粉隱少女」這個名字真遜,網站也做得頗糟)

米先生出門前特意要我把信用卡什麼的全部留在家,

只能帶現金五百元出門,免得我一到化妝保養品區就開始大買特買。

在我的抗議之下,還是把信用卡帶出門了,

現金只被允許多帶五百…也就是只帶了一千塊就出門了。

但米先生的車還沒開出來,我就買了一本東京衣芙在看,

這下人還沒到現場,現金就只剩八百多塊了>_<

管他的!我不一定要今天買呀!

我可以明天或是後天自己再去sogo或是新光三越嘛!

總之,我們到了新竹風城後,第一件事就是先去換試用品,

那時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了,新竹風城的一樓竟然空蕩蕩的耶,

電梯小姐默默地、直直地站在電梯前等著要為客人服務,

但是等了好久還沒有半個客人要坐電梯,真的好慘啊;

看來看去,只有Dior專櫃那邊稍微還有點人氣,有兩組客人在選東西,

資生堂東京櫃前則有個約四五十歲歐巴桑坐在椅子上,

除了這些人和我們之外,彩妝保養品區真的就沒其他人了,

跟我想像中假日的人山人海差很多……

不知客人是不是被站前的百貨給搶光了?還是新竹人不愛逛百貨?

好啦,算了,他們有沒有生意不關我的事,我是來換試用品的啦,

雖然之前已經買了PROUDIA今年春夏的粉餅和粉蜜,

可是有試用品我還是要換啦,米先生換一個我換一個,

兩個試用品加起來也有10ml了啊,等於1/3罐了,怎麼能不換呢?

一走到東京櫃前,我就跟那個低著頭的專櫃小姐說我要換試用品,

沒想到那個小姐完全不看我們,自顧自地把手上的東西收進櫃子後,

用力地、狠狠地、「啪」地一聲,把地上一包不知是什麼東西踢開,

一腳踢不開還再補一腳,但補一腳還踢不開,還被塑膠袋勾到腳,

她只好臭著張臉、彎下腰去把那一包東西用力推到櫃腳旁,

那一包看起來好像是泡泡紙和膠帶,還有一些紙盒、罐子什麼的,

大概是已經不要的東西吧?

但就算是不要的東西好了,有必要在我們面前把它踢來踢去嗎?

她把那包東西推到旁邊去後,去開了一個抽屜,在裡頭翻翻找找,

找到一包試用品,交給我(還好她沒有丟在桌上),

然後把我的試用品兌換券隨手就丟進抽屜,之後還是完全不看我們。

其實我知道試用品就這麼一個顏色,但我還是故意問:

「就只有一種顏色嗎?」

她不知又在找什麼,也許是在找要給坐在櫃前的那個歐巴桑的東西,

但動作很慢又粗魯,臉色一直很晚娘,不知是什麼事惹到她了?

對於我多此一問的問題,她隔了五秒以上(真的有五秒以上),

她才說:「對……」當然,她還是沒看著我回答。

而當米先生把他的試用品兌換券放在櫃上,說他也要換時,

(其實我們是一起拿出來的,但她似乎刻意忽視米先生)

我們這才看到她的眼睛-------因為她瞪了米先生一眼。

然後她就又碰碰匡匡地甩上櫃子門、拉開剛才那個抽屜,

拿出另一份試用品給米先生。

我承認我要米先生也去幫我拿一份是太貪心了,

而且我從來不曾在新竹風城的資生堂東京櫃消費過,

我實在不知道她在氣什麼?為什麼要這麼晚娘咧?

是因為生意真的很不好的關係嗎?

那很抱歉,妳生意不好我幫不上忙,除非我有人家送的百貨禮券,

不然我就是習慣在日本買,人家日本都是打七折在賣耶。

雖然不至於被她害得心情不好,但我還是跑去比較熟的Dior,

跟比較熱絡招呼我們的Dior櫃姐小抱怨了一下,她們也都很驚訝,

不敢相信竟會有櫃姐在客人面前踢東西(我也不相信啊!但就是有)。

難怪我常常忍不住就在Dior的專櫃給他敗一堆東西下去,

啊人家的櫃姐態度就是比較好嘛!

雖然那個資生堂櫃姐的態度很嚇人,

但以後若還有資生堂的試用品可換,

我還是會選擇在新竹風城這兒換,因為離我家近嘛,

不過…叫我在那邊消費?呵,免了,我有我自己的門路,

才不想給這種櫃姐做業績呢(更何況很多東西台灣沒有啊!)!

創作者介紹

神保小牧の雑記帖Komaki's Blog

神保小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