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先生跟WAKARAN在聊要約哪天來我新竹的家玩耍的事。

很偶然地聊到嬌貴的WAKARAN小姐對咖啡因過敏,

所以不能喝咖啡也不能喝茶,只能喝一點點奶茶。

這時,米先生很努力地想表達對她不能喝茶一事的遺憾,

因為我們家「沒有沒有的茶」。

啊咧?沒有沒有的茶是什麼意思?到底是哪種茶沒有啊?

原來他的意思是「沒有哪一種茶是我們家沒有的」,

講太快就變成「沒有沒有的茶」。

這對平常就不斷把句子傳來傳去、要對方修改得更順暢的我們來說,

實在是太匪夷所思的一句話。

那下次WAKARAN要說她有多愛吃甜甜圈時,

就要說「沒有沒有吃過的口味」(到底是有吃過還沒吃過)?

我要說我有多愛神保町、逛到熟得像自家院子時,

就要說「沒有沒有走進去過的巷子」(到底有沒有走進去過)?

米先生要說他有多愛賴床時,

就要說「沒有沒有鬧鐘響了還不起床」(到底要不要起床啊)?

真是敗給了這句「沒有沒有」啊

神保小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