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米先生突然問我:

「妳有沒有什麼要從東京買回來的?」

原來是他有個認識的工程師到東京去開會,

隔天有空檔可以到處逛,就問米先生有沒有想要什麼東西。

我想了一想,那位工程師雖然住在神田,

但實在不太可能叫他去神保町幫我找書,

也不太可能叫他買「万惣」的糖漬水果或蜂蜜,

他又已經去過淺草了,跟「滿願堂」的「芋金」擦身而過,

那,請他跑遠一點,去東十条幫我買「草月」的「黑松」吧!

草月的黑松,說穿了其實就是黑糖銅鑼燒啦,

銅鑼燒的外皮是用加了黑糖的麵糊去烤出來的,

因為用的是打發的蛋白,所以口感非常鬆軟綿柔,

在豆餡和外皮裡都加了蜂蜜,所以吃起來不但有蜂蜜的甜香,

連口感都像蜂蜜蛋糕一樣滑潤……

雖然東十条離他住的神田實在是有點遠,

但既然他也想到處逛逛,就讓他逛到東十条去吧

但是……問題來了………我等了一天,兩天,三天,四天,

黑松呢?像蜂蜜蛋糕一樣的銅鑼燒在哪裡?沒看到啊?

只拿到九盒眼藥水、幾包黑豆可可亞、兩本絕版古書,

我痴痴期盼它從日本飛來的黑松呢!?!?!?

已經饞到口水、鼻水、淚水一起氾濫成災的我,

急忙跑去問還在世貿忙展示會的米先生,

沒想到米先生居然慢條斯理地說:

「喔,他只是剛好那天有空,要等到下星期一才回來喔。」

啥咪!?那我的黑松如果那天就買了,等我拿到手上,

不就已經長了一層「白毛」了嗎?

(按照科學用語來解釋的話,那層白毛指的是「發黴」)

一般和果子是純天然、不放防腐劑的,黑松又放那麼多糖,

再加上天氣又熱,若不放冰箱的話,沒發黴大概也酸掉了

既然沒有馬上要回來台灣的話,幹嘛問我要買什麼?

我唯一沒辦法順利買到的東西就是現做的食品類啊,

其他只要動動手指、打打字不就都買得到了?

米先生竟然還怪我,說我幹嘛挑這種放不久的東西,

明明是他跟那個工程師兩個笨男生,搞不清楚時間場合就亂問,

既然要問我「想要東京的什麼」,我當然說「食物」啊!

甚至我想了一想,講出草月的黑松時,

米先生還很興奮地在msn上跟那個工程師形容黑松的口感及香味是如何又如何……

靠腰咧,要是黑松全都長白毛了,誰管他什麼口感啊?

害我白白期待了這麼久,浪費這麼多口水汗水淚水,

結果我可能要拿到一盒長了毛或是酸到有剩的銅鑼燒,

真是有夠xxxxxxxxxxx………

創作者介紹

神保小牧の雑記帖Komaki's Blog

神保小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