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真的是諸事不順。

先是米先生的稿子進度遲遲未有進展,

再是從小弟那邊知道了阿喵死掉的消息,

心情不好的狀況下,不長眼的米先生又提到婚禮的事,

看他一副怕麻煩、想一切從簡的樣子,

我真是怒到最高點,跟他吵了好大一架。

兩天來睡不到八小時,咖啡一杯又一杯喝,

就為了幫改米先生偷工減料到無以復加的幾篇譯稿,

結果他還是不長進,昨天交出來的譯稿一樣是淒慘到我想砍人。

好死不死,早上又收到一封編輯的信,

要我全心幫他翻譯、補足已落後太多的進度,

並且把我手上一篇四月中才要交的稿子抽掉……

Fuck!我為什麼要為了這個該死的傢伙的拖稿,

讓出我花那麼多時間去牽線所得來的稿子啊!

WAKARAN是唯一一個在第一時間就知道這件事的朋友,

她也知道昨晚我跟米先生為了婚禮的事大吵一架的事,

也許是為了安慰我吧,她竟快速地擬好了另一套書的翻譯合約給我,

稿費還比被另一家出版社抽掉的稿子還多。

不過,嚴格說來那本書的稿子根本是可以不用被抽掉的啊!

按照我的進度,下週二我就已經譯完了說,

我為什麼要為了幫米先生保住譯者的名聲而放棄一篇經營這麼久的稿子啊?!

但我還是很感謝WAKARAN,她真是太好心的一個傻小姐。

 

啊,對了,G社寫信來跟我打聽的人,

竟然是才換工作沒多久的那個林海賊……

有沒有搞錯啊?!她幹嘛又投履歷到同一個集團去?

而且我也不知該不該說她的好話,讓她進G社鬧翻天,

還是要乾脆說實話,讓她不至於繼續造成公害?

真苦惱。

呿……怎麼都不來點比較振奮人心的消息啊………

創作者介紹

神保小牧の雑記帖Komaki's Blog

神保小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