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凌晨五點,我還沒睡,仍然在線上玩「信長の野望online」,
不是我熬夜不睡,而是已經睡飽了,便到遊戲裡做最無聊的工作:採集。
才採集到一半,突然有個全身穿著紅色盔甲、看起來像個中年大叔的侍,
傳密語給我,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打大蜘蛛練「修得」;
其實我也不太明白「修得」是什麼,但大概是指技能經驗值吧?
畢竟大家都在討論要「壓等衝技能」還是「衝等升技能」時,
一講到經驗值都還會再講到修得這個字,所以應該是吧?
這位中年大叔型的侍,姑且就稱他作「飯公」吧,
因為他的名字裡有個「飯」字,也不方便講全名。
我問這位飯公說我只有十六級,去打大蜘蛛不會太勉強嗎?
他說不會,而且人多才好打,我就答應跟他組隊了。
這位飯公便要我自己跑到駿河(媽的咧,早知道在駿河就不去了,很遠耶),
跟他另外幾個隊友會合;
其中一個隊友我忘了名字,看職業是女侍,由她負責找大蜘蛛,
基本上我是覺得她蠻不錯的,會確認後面拖著的六個隊友都到了才開打,
就不會常有人「漏勾」,若沒跟上的話,
之後才加進戰局「加勢」,可是件很浪費時間的事呢。
一開始打蜘蛛,我就覺得有點不太妙,因為我的等級最低,
雖然蜘蛛等級不高也沒有很強,但我得到的經驗值遠大於我的修得值,
打三隻大蜘蛛得到的經驗值是六百多,修得卻只有一百出頭,
我正擔心這下可能沒多久就要被迫升上十七級時,
他們已經一隻一隻地把大蜘蛛幹掉(七個人打真的是方便得不得了啊),
結果我很快很快很快…就升上十七級了,
這下跟我妹妹們及朋友間的等級差距又變大了,嗚嗚。
不過升級升太快還不打緊,重點是……重點是那個飯公,
那個已經可以把各種陣形都掛上去、會用雙刀四連擊的神奇飯公,
他很愛講話,他受不了我們在打怪時都不講話,
不但威脅我們說再不講話就把我們帶去打更刺激的怪,
還霹靂啪啦一直講技能目錄要怎麼修的事講個不停,
連每本目錄的等級、難度、修練時的方向他都要一個個去講解,
他打字不嫌煩,我是倒看到頭昏:誰會沒事去記那麼多啊?
我試著問他一天花多少時間在練功,他說六到八小時,
一聽他這樣講,我實在沒辦法不把他歸類到「遊戲狂」、「練功狂」去,
我是最怕這種人了,因為他們把玩game當人生,
說起跟game相關的事是頭頭是道,分析精湛,
甚至像這個飯公,對日本歷史的了解也不比米先生、山並或我少,
(嚴格說來,我懂的也只是比一般愛好者還要再多一點而已)
但是他們的言談缺少一種叫「現實面」的東西,
看不出有「明天要上課/班,今天不能玩太晚」的節制,
讓人懷疑他們是不是除了吃飯和睡覺,整顆心都掛在game上?
而且就像大部份的「歐塌苦」(おたく)一樣,always在講他自己想講的事,
不在乎我們其他人想不想聽,讓人非常痛苦。
我玩game完全是為了樂趣而已,殺時間也好,發洩壓力也好,
上去跟朋友邊玩邊聊天也是非常有趣,
沒人聊時就邊看書邊採集資源,存點資金買裝備;
若要我為了能提早拿雙刀砍人或是提早學會召喚式神,
而花許多心神在選擇要修練的技能目錄的話,未免也太無聊了吧!?
我是來玩game的,不是來被game玩的,
反正在某個等級前就一定會全部學完的東西,
有必要為了想提早耍帥而那麼拚命嗎?????
還努力在找新人組隊時向眾人傳道,這未免也太辛苦了吧?
套句織田信長的名言:「無価値」。
更何況遊戲的玩法是隨人玩、隨人有樂趣,
也許他二十多級拿雙刀四連斬覺得很帥很好玩很開心,
但我覺得二十多級拿新參者光彈欺負夜盜倒也是也蠻有趣的啊?
所以又可以套句織田信長的名言:「是非もなし」。
再者,七月中封測就結束了,再來就是公測,
封測時的資料會全部被刪掉……所以說,有必要這麼拚嗎?
再來套句織田信長的名言:「無意味」。
昨天上遊戲基地網站,又看到一群人在吵日版與台版的差異,
為了要衝等還是要壓等的事鬧得不可開交,
(還有人嗆:「玩過日版就了不起啊!?」嗯,有了不起一點點,因為人家是用PS2玩的,電視畫面再怎麼說都比電腦螢幕大啊!其他就沒什麼差了。)
我真的很想問這些大腦有問題的人:「有這麼嚴重嗎?」
不過就是個遊戲而已嘛!!!!
會比環境污染嚴重嗎?會比國家要加稅嚴重嗎?
會比學費又要漲價嚴重嗎?會比近視越來越深嚴重嗎?
真不懂這些遊戲狂在想什麼??!
頗希望國家立法禁止這些大腦沒長好、EQ跟IQ都不太高的人去玩OLG,
不過那些政客還在為了分贓及腳尾飯的事,吵得不可開交呢,
我看我們還是自求多福,別靠那些遊戲狂及生活低能兒太近吧………
創作者介紹

神保小牧の雑記帖Komaki's Blog

神保小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I
  • 很不幸的.<br />大腦沒長好、EQ跟IQ都不太高的人<br />佔玩OLG人的大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