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開始玩「信長の野望online~飛竜の章~」,
在裡頭認識了一些玩家,沒事就會在線上聊聊。
當然,比較常在聊的,還是年紀跟我差不多的六年級生,
並不是真的很看不起七年級的玩家,
而是七年級的玩家畢竟比較「天真」一點,
有時聊著聊著,那些七年級的人再怎麼成熟,
還是會講出一些讓人覺得很無言以對的話;
所以平常還是跟六年級的玩家聊天比較多。
畢竟彼此都有著近似的時代記憶,
也同樣是在三十大關前徘徊的人,
當然也比較容易相互理解。
 
話又說回來,年齡與我相同的人當中,
還是會有行為思想都相當讓人不敢苟同的人,
例如我接著要說的這位「M.K」先生。
(M.K是縮寫,姓在後,名在前)
 
大約一個多月前認識了這位M.K先生,他是北条家的藥師,
照理來說,藥師是個組隊時大家搶的角色,
應該是輪不到我找他來組隊的。
不過他時常一上線就先來打招呼,若手邊沒事,
就會跟他去到處跑,打打怪,練練功之類的。
跟他斷斷續續聊了一陣子,
漸漸的就知道他也是上班族,年紀跟我相仿,
自稱是生物系畢業,到京都去當交換學生時,
考了插班生考試(日本大學也有插班?),直接在京都拿了學位。
對這些他所提供的「個人資料」,我都不曾懷疑,
直到我開始發現他在別的事情上吹牛吹太大,才開始覺得有問題。
 
原本我們聊,都還聊得好好的,漸漸的,發現他非常愛自誇。
愛自誇的人不少,有的是真本事,有的是自信過勝,
這些我都不管,反正只要不礙到我做事,就無所謂。
但當我告訴他我在出版社做事時,他就開始大談他也看了不少書,
開始跟我說他對神保町古書店街有多麼熟悉,
三不五時到那兒去買珍品書什麼的。
就是這麼巧,神保町我也熟到一個不行,熟到像第二個故鄉一樣,
我也愛神保町愛到不常常回去喝個水吃個飯散個步,
我就要全身無力、發燒生病的程度。
那當然就開始跟他聊起神保町啦,難得在台灣碰到一個神保町愛好者,
怎麼可以不交換一下情報呢?(雖然後來發現那是他在鬼扯)
但講沒多久,他先說「神保町的書店賣書不給袋子的」,
咦?不給?明明就會給呀?我每次都還要刻意註明不要袋子呢。
他改口:「古書店哪有在給袋子的!」
????
明明就有,還有印上店名的袋子呢,紙袋或薄塑膠袋都有!
這位M.K先生再次改口:「或許是我買的書不夠多吧,所以不給我」
喔?這樣啊?好吧……我也只能給他個小樓梯下,跟他說:
「大概吧,我每次都買太多,老闆不得不給我袋子啦。」
 
再聊了一陣子,
發現他不知道神保町的古書店買賣古書的習慣,是每家都不同的,
像是羊頭書房以幻想、怪奇類的書為主,
虔十書林以生活趣味的書為主,所以女性客層較多,
遊星堂則是堪稱有神保町最多的古本漫畫,
(不知這麼說,是否對中野書店漫畫部稍嫌失禮…?)
店面狹小,但有許多海內外推理文學而常常大爆滿的富士鷹屋,
綜合類古書的小宮山書店,則有許多三島由紀夫的初版簽名書,
這些他都不知道,卻講得好像他真的對神保町多熟。
試問:有哪個在神保町走動過的人,會不認識這些知名的古書店?
不太可能吧?就算這些書都和他平素的閱讀調性不合,
多少也會略知一二不是?
好吧,那不說古書店,來談談別的好了。
三省堂有好多層樓,每層活動不同知不知?
東京堂在對街還有一個為了方便老人及婦孺而設的一樓門市知不知?
新世界菜館和上海朝市其實是姐妹店知不知?
文省堂和奧野書店的建築都是古蹟建築知不知?
每年秋天都會有一次「神田古本祭」知不知?
神保町內有許多知名的大型出版社知不知?
不但是咖哩激戰區,也是咖啡廳激戰區知不知?
……………………從他的回答裡,我發現他一概不知,
藉口倒是不少,好比說「都是逛一下就走」、「都在○○用餐」、
「對那種書沒興趣」、「只聽過最大的角川書店」(狗屁)…?!
好吧,敢情是我對那裡太熟了,所以我聊的東西太LOCAL?
是我對神保町的愛太深,被同化得太入裡,所以是我在唱獨腳戲?
 
………不是吧!?!?!?
 
真的去過神保町的話,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些?
多少也要知道一兩件吧?
虧他還說他自己「在日本取得學位」、「常去買書」、「很熟」。
那好,話鋒轉一下,我提到這次去有買到一些作者簽名的新書,
他問我有哪些作者簽名書,我說了一些直木賞、山本周五郎賞、
芥川賞、泉鏡花賞、江戶川亂步賞、恐怖小說大賞…等得獎作家的名字,
之所以要挑這些有得獎的作家,是怕他不是業界的人,
有些比較冷門的作者他可能沒有聽過,
而不是我刻意挑有得獎的作家簽名書買,
基本上只要內容合口味,又剛好有作家簽名書,我一定會買;
不過我列舉了那麼多,連宮部美幸、伊坂幸太郎、桐野夏生都講了,
他竟然一點反應也沒有,只說「都沒看過」………
………!?!?
 
啊!?
都沒看過!?
那表示他連報紙也不看囉?
連網站上的新聞也都沒在看?
這樣叫「只看文學類的書」喔??
可不可以再讓我更無言一點???
正當我心中懷疑這傢伙到底有沒有在逛書店時,
他冒出了一句:「我有買過一本川端康成的初版簽名書喔」
喔?初版簽名書?這下又勾起了我的興趣。
他驕傲地說是「在古書店買到的,幸虧老闆不識貨」、
「聽說當初川端康成只簽了十本」、「有人出兩百倍價錢要跟我買」,
問他有沒有去送鑑定,他還說「當然有」。
喔?老闆不識貨?哪家古書店做生意做成這樣?
不管是川端康成哪一本著作的初版書,都不能「便宜賣」吧!?
就是這麼巧,世界真是太奇妙,川端康成在台灣唯一合法版權,
正好就在我們工作的出版社耶………
我問他是送去哪裡鑑定?有沒有給川端康成的遺族及出版社確認?
或是送去給負責版權授權的S社看過?
給果,M.K先生說:「沒有,是給我們大學裡文學系的教授看的」、
「他是專門研究日本文學的,給他鑑定總不會錯吧?」
 
錯!!!
 
不然那個教授他是跟川端康成很熟喔?還可以幫人家鑑定咧?
而且他又不是古書專門家,鑑定?鑑定什麼啊?
正當我把疑惑一一提出,並且勸他拿去做正式鑑定時,
他卻說什麼只想留個記念啦,不在意是不是真的啦,
他自己覺得是就好啦……之類的搪塞話。
如果他把話說到這裡就停下來,那我還不會這麼生氣,
氣到要把他列為拒絕往來,他就是多嘴說了一句話,我才確定他在吹牛。
他說:「算是我有先見之明啦,我在他這本作品得獎前買的」
……………得獎前!?
我問:「你確定是川端康成?」
M.K先生:「對啊。」
我再問:「得獎前買的?」
M.K先生:「嗯。」
我又問:「你說你快三十歲了?」
M.K先生:「是啊。」
 
……………轟!!!(心中的熊熊怒火大噴發)
我幾乎要忍不住了,如果他在我面前,我一定當場翻桌;
但我還是跟他把話講白了:
「川端康成1972年就自殺身亡了。」
得獎前?這是指哪時候的事啊!?
他生平除了一個文化勳章、一個諾貝爾文學賞,
其他得過的大小獎加起來也不過五個左右吧?
敢問他死後還有追加什麼獎嗎?沒有吧!?
最後一個獎也是1968年十月拿到的諾貝爾文學獎,
得獎前買的!?!?然後今年快三十!?!?
這謊會不會扯得太大?騙我在不知道嗎?
我在心裡不斷地反覆咒罵,罵他騙人、罵他吹牛、罵他浪費我的時間。
明明知道我是出版社的人,我也說過我是做日本線的了,
甚至還曾提到過川端康成的合法中文版權在我工作的公司,
他竟然有膽在魯班門前弄大斧!
世上的巧合何其多,他可能心血來潮想吹個牛,
卻不小心碰上我這個從小學一年級便開始閱讀川端康成作品的怪小孩,
現在牛皮被我這怪小孩一針戳破,他多少也有點惱羞成怒了。
他開始以「大概是他搞錯了,得獎的可能不是川端康成」來掩飾尷尬,
又開始講他所謂的「文學」……我意興闌珊地跟他講了一陣,
發現他所謂的「文學」,是「網路文學」!!!
靠夭咧,原來他說他看了很多「文學作品」,是說這個喔?
天啊,能不能來點比較正式的文學啊?
說他看得多,他好像也沒看多少,還會挑三撿四,
把自己沒看過的說成是「不屑看」,
連不是網路文學出版社的某G社,都被他說「書的內容空洞」、「難看」,
呃……G社沒有出過網路文學啊?人家是出繪本的耶?
他又說「我知道啊,內容都在騙錢」……
天啊,G社可是世界知名的繪本出版社,
G社老闆還是波隆納畫展每年必邀的貴賓,甚至當過數次評審,
好幾年都是得獎最多出版社呢!書還常常沒出版就引起國外的版權大戰,
是口碑絕佳、業者心目中極度羨慕兼憧憬的賺錢出版社,
沒想到竟被一個在鬼扯什麼川端康成簽名書的人說是「爛出版社」??
更何況,G社的出版品,客層也不是他這種人啊?
他是去哪裡看到G社的什麼書啊?還是他又「搞錯」啦?
問他看了哪些G社的繪本,他又說不出來,看來又是在瞎扯裝專業吧?
當他發現他的鬼扯淡又被識破,便開始語無倫次了,
明明連不算是正統文學的網路文學都願意陪他聊了,
他還硬是自己講到沒有出網路文學的G社去,
(而且很不好意思,在下亦曾在G社待過一年),
分明是在搬石頭砸自己的腳,還一連砸了兩次……
講到這兒,我便想中止跟他的對話,免得再聽他講些五四三,
又覺得好像該再給他個台階下,便說家裡有客人,不好意思要暫離,
結果他竟然回我一句:「快滾吧」………看來真的惱羞成怒了。
當然,我不會為了這句惱羞成怒的「快滾吧」生氣,
只是更確定這個人的確是幼稚、無聊、虛偽與沒品。
 
之後我想了想,覺得他並不是值得再當網友交往下去的人;
我老老實實跟他聊,也不曾捏造過什麼謊言,
但他今天卻為了愛面子,來跟我胡亂吹牛;
難不成他懷疑我不是出版社的人?那有必要扯這麼大的謊嗎?
就因為在那天發現他的牛皮吹破了,
於是我對他之前所說的一切,都抱持高度懷疑:
唯一一個生物系交換學生?在京都拿到學位?最常跑東北地區?
每年四月初都會去京都賞花?
(去京都賞花應該要三月中或三月底吧= =)
抱歉,此時的我,已經99%覺得這些都是謊言了,
剩下的1%,並不是還相信他的話,只是覺得「是不是都無所謂」而已。
雖然其他的朋友還會安慰我一下,說「網路上本來就是虛虛實實」,
但對我來說,我不喜歡我用真心去對待的網友,
被我發現他竟是虛偽的大說謊家。
尤其是這次還扯謊扯到我專業的部份,更是讓我覺得憤怒。
M.K先生,我多麼希望你看到這篇文章,也多麼希望你做人要老實點,
世上不是誰都可以給你呼嚨的,尤其是你鬼扯淡的技巧又是如此之差,
真的會給你呼嚨到的,大概就是那些涉世未深的小朋友吧。
但不管M.K先生有沒有看到、看完後會不會比較老實,
我都不可能再把這位M.K先生當成一個正人君子看待了。
 
別在我面前吹牛吧,我一定會毫不留情戳破你的。
創作者介紹

神保小牧の雑記帖Komaki's Blog

神保小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