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星期的我還真是體弱多病,先是在上上星期天一早被痛醒,
發現自己右背後的腰部激烈疼痛,而且疼痛來自內部,
根據以往的經驗,這種痛是神經痛,八成又是脊椎的問題。
因為實在痛得太厲害,實在已經不是做做地板體操可以舒緩的了,
只好請米先生請一天假帶我去看醫生;
之前我是去台北吉林路的十方診所,很貴但是很有效,不過太遠了,
這次去的是米先生的同事Jacky介紹、桃園車站前的某間診所,
診所裡那位中年師傅又槌又打,第一次還不那麼痛,
但也足以讓我咬牙切齒兼擠眉弄眼到把臉上的妝弄糊了,
(講給別人聽時,還被說:「還化妝?妳是要去看醫生還是要去被看的啊?」…都要啊!)
但是回到家也不覺得有啥明顯的效果,腰還是好痛,而且骨盆旁邊竟然開始麻了,
第二次就真的好痛好痛,在療程中我一直在想要奪門而出,因為實在是太痛了,
當師傅在壓直我那根呈S型扭轉(就是扭得像DNA鍊一樣,了解乎?)的脊椎時,
我還聽得到從身體裡傳來的「喀擦」「喀隆」聲,真的是又痛又害怕。
所以應該要去第三次的我,就自動把第三次的療程翹掉了。
當我跟眾親友抱怨我的腰痛又骨盆麻時,大部份的女性親友都說「別再去那間啦!好可怕!」
但男性親友們卻都說「本來就會痛的,要忍耐!再去多看幾次吧!只看兩次哪會好!」
嗚嗚嗚,可是我很沒膽,而且骨盆旁的麻木感讓我懷疑我是不是要半身不遂了。
之後我在對那間診所充滿懷疑與恐懼的情緒中,在家痛了好幾天,就是不肯再去,
一直到上星期的週末,發現自己竟然已經不會再因腰痛而痛醒了,
這兩天除了剛起床時和剛要去睡時有覺得腰有一些些酸,也不會再覺得那麼不適,
骨盆的麻木感也漸漸退掉,現在只剩一些很詭界的癢感。
(很難形容,就像骨頭裡面在癢,隔著一層血肉,怎麼樣也搔不到的感覺)
看來是我錯怪那位師傅了,雖然他整脊的方式真的是暴力了點,
但痛歸痛,真的是有用的。
不過腰痛雖然不再成為我的困擾,緊接著我竟感冒了(就在腰不痛那天開始),
先是發燒、頭暈,然後開始喉嚨發炎,接著不是鼻水像瀑布般拚命往外流,
就是鼻子乾到發痛、甚至出血,頭暈已經三四天還沒好,只好儘量別晃到頭。
很不巧的是,我竟然在貼膏藥的地方(為了舒緩腰痛而貼的),得了濕疹!
媽呀!我第一次得這種莫名其妙的皮膚病!
當我被宣布「這是濕疹」時,真的覺得很絕望,
一個妙齡少女(!?)怎麼可以得這種東西阿!?
我問醫生說,天天洗澡怎麼還會得這種東西?
醫生說這跟洗澡不洗澡沒太大的關係,主要是天氣乾冷,容易穿太多而不透氣,
我洗澡水又洗太燙,而且還用含皂的東西洗澡,就會容易過敏,
又跟衣服磨擦的話,就更容易發病……………他越說我越心虛,
的確是這樣沒錯,明明不能用含皂的東西洗,我還刻意拿海綿沾沐浴乳在那邊擦呀擦,
難怪越來越大片了。
開出來的藥只是一條小小的藥膏,還有叫我不要吃哪些東西,
幸好沒有口服藥,不然跟感冒藥一起吃,不知會有啥副作用哩。
 
話說回來,這病奄奄的兩星期,真的是我這輩子最醜的兩星期了。
紅樓夢裡體弱多病的林黛玉,說是中國文學十大美人之一,
我怎麼想也不覺得一個面有菜色還沒事吐血的女人有啥好美的,
美可能只美在那種「破滅」的意境吧?
但誰會想當個破滅美人呢?女孩子還是要健健康康的最好啦!!
創作者介紹

神保小牧の雑記帖Komaki's Blog

神保小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