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先生在考慮要不要接受派遣,到福岡去上班。
短則兩年,長則三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我問他要一個人去嗎?他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說:「說什麼傻話!妳也要去
喔……那我還真是心情複雜,不知是個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基本上這是日本總公司那邊提出的,
從台灣把人調去○上喜,當然是對○上喜好,對台○是沒什麼太大的好處。
對於被調去的人來說,年薪有變比較多,可是稅金也變重(要給日本政府的),
而且就算是福岡,物價也不算低吧?
再者,米先生的家人和我爸媽,都希望我們把結婚典禮辦完再說,因為親戚們在等,
如果米先生接受派遣,不知道來不來得及?
雖然說米先生說要把三隻貓都帶去,他打算把新竹的房子賣掉,
但是我還有一隻寶貝小孟耶!我還有那麼多寶貝書耶!還有這麼多的寶貝收藏品耶!
些東西是要叫我放哪?
而且為什麼要把房子賣掉?那我們回來要住哪?我不想再租房子住了!更不想暫住父母家!
我也不想把東西暫存在兩人的老家,才去兩三年而已啊,
這樣搬來搬去的很累,而且到時保存狀況也會很糟,更怕的則是東西會被損毀或是弄不見。
三隻貓帶去是容易,帶回來比較麻煩,還得檢疫、還得關在檢疫所觀察一個月,
況且我們一個人只能帶一隻,第三隻要找人幫忙帶才行,那又要找誰帶?
很怕找到的人不會照顧貓,也很怕不是由自己帶會出差錯…
再來就是福岡我實在超級不熟,我對福岡唯一的認識,
就是:那裡是鬼嫁一家的居住地其他一概不知,甚至連九州腔都聽不習慣。
對於九州派的米先生來說,他一定沒辦法理解江戶派的我心中的猶豫,
基本上我是確定我吃不習慣九州食物,不過這一點我可以靠我的中餐烹調証照克服。
可是……那到底要帶多少東西過去?那新竹這個家又該怎麼辦?
不跟去的話我是會很擔心的,因為米先生是個耳根子軟的笨蛋,
我很怕那邊的女人隨便跟他講兩句,他就跟人家跑了,也很怕他在那邊會亂花錢。
更何況雖然平常我一直嫌他黏人,可是一天沒看到米先生又會覺得全身不自在,
會一直打電話叫他快點回來,所以我也不想讓他一個人去。
那麼………叫米先生不要接受派遣的話呢?這不是好像叫他把出人頭地的機會推掉嗎?
更何況之前一直問他有沒有機會外調的人,不就是我嗎?!
現在機會來了,我卻因為貓的事、房子的事和家具的事而猶豫,
米先生一定覺得很無言吧?
 
老實說,如果外調的地方是東京,我一定二話不說就跟去,
但問題這次是九州的福岡,不是我喜愛的江戶地區啊,
也沒有我熱愛的神田神保町、沒有銀座、沒有老街…光想到這裡我就忍不住慌張了起來。
目前我是要米先生去問問扣稅後的待遇好不好,再來決定去不去,
私底下我當然希望至少要有現在的三倍,不然怕日子不好過。
還有就是想先知道住是住在什麼樣的地方,房租當然是公司出,
但我希望不要住得太差,格局也不能太小……如果叫我們住「跛羅阿帕斗」的話,
那叫總公司的人去吃屎好啦!也不想想替他們賺大錢的人是誰=  =
話說回來,本來今年和明年有不少計劃的,看來真的得從長計議了。
創作者介紹

神保小牧の雑記帖Komaki's Blog

神保小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