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朋友、也因曾是學生時代打工書店的上司,
因而被我當作比較年輕的長輩來看待的正華,
我跟他彼此相識也有十年之久。
事實上他大我十一歲,不過沒有什麼溝通上的代溝,
(對啦,我想法是很老氣的)
一直以來,他看起來就是非常積極又非常勤奮,
雖然有些小地方有點悲觀,但看事情的角度向來是很開明而豁達的。
上星期六去找他拿我訂的書,結果意外地撲了個空,
因為他難得沒有在星期六時上班,不然他都是叫我直接去就好了。
電話中的他非常地虛弱,從語氣就聽得出他的精神很萎靡,
他甚至很明白地說他「心靈和身體都受到很大的傷害」,
嚇得我趕快叫他好好休息,急忙掛了電話。
我想,不是跟他熟識的人,恐怕還不了解他說出這話有多麼不可思議,
因為他平常就像個壓不扁的銅豆,怎麼打擊、推、壓、踩、揍,他都不會示弱,
突然用虛弱的語調說他受到傷害,實在讓我和米先生都錯愕到下巴要掉下來。
 
昨天晚上再去找他一次,跟他稍微談談後,大概知道問題發生在哪裡了,
當然,除了他年初把雜誌○吃下來造成的資金缺口外,
文化業景氣的急速衰退也是個原因;
他認為自己當初想得太美、太樂觀,野心太大,才造成周轉上的問題。
雖然我跟他不在相同的業界,我說的話不一定準,
但我仍覺得這些都不是不能解決的問題,苦一段時間還是撐得過去。
不過,正華還是會擔心,所以他一直在拚命鑽牛角尖,
弄得自己瘦一圈,而且還有憂鬱症。
(他說他有時一個人會忍不住掉淚,那還好,哭一哭應該蠻能減輕憂鬱的)
突然聽到他說他自己有憂鬱症,又把我嚇好大一跳,
原來這個我以為沒人打得倒的人,竟然還是有覺得挫敗的時候,
而且很諷刺的是,打倒他的人竟然還是他自己……
基本上,看到他這樣,真的很恐怖!我覺得好像看到史上最可怕的恐怖片一樣!
所以今天一直在想要怎麼幫他……看了一堆網站,都建議帶他去「曬太陽」,
喔,這樣我會怕捏,我最怕曬太陽了,又熱又刺痛,還會曬黑,
不過既然對他的病情會有幫助的話,那……就約約看好了,
看他願不願意到郊外走走囉!
其實我是覺得這應該只是一時的低潮期啦,
只是他的狀況嚴重到讓我們都大受驚嚇,
基於朋友兼後輩的立場,能幫就儘量幫吧……

神保小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