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很累(標題就是這句了,為什麼要再寫一次?)。
心靈上和身體上的累。
 
上星期五晚上去找正華拿書,然後跟若蘭小姐呷飯,吃完又到誠品日文館「偵察」,
(所謂偵察…其實只是去看看有沒有自己想私藏的好書,被誠品日文書的採購發現而已)
到半夜兩點多才回家,還沒到家我就累得快要死了,更別提我那天早上才發燒到38度以上(38.2)。
偏偏那天晚上一時興起,吃的又是1010(ten ten)的熱炒,好吃是好吃,可是不好消化。
於是星期六早上開始我就整個人不對勁到了極點,又暈又熱又累又想吐,外加全身骨頭酸。
說實在的,每次看醫生拿了藥,吃下去就是極不舒服的長時間昏睡,
所以我還是喝了一大堆的溫開水,配上萬靈丹(胡說)--lulu三顆。
當天下午要跟我媽她們去看喜餅,所以再怎麼不舒服還是要去台北一趟。
說真的,我星期五晚上那一餐,就已經發現自己沒啥味覺了,
旁邊那兩個人被辣到說不出話,只有我沒什麼反應,只感覺到食物的溫度而已。
所以星期六那天我是一片餅乾也沒有吃,只捏了一點點核桃吃吃看。
傷腦筋的是我沒想到看喜餅這麼花時間,而且還這麼麻煩這麼累,
還發現我媽和咪仔兩個人的喜好不太一致,好看的盒子又配不到好吃的餅,真的覺得好煩。
最後我們只看了義美和禮坊兩家,我就已經不行了,頭又重又昏,喉嚨又腫又流鼻涕,
只好很「番霸」地要求我要回家休息,請咪仔把媽媽和弟弟妹妹們載回家,然後我就開始昏睡了。
星期天早上十一點,起床吃藥喝水上廁所,吃兩個小麵包,昏睡到下午,
再起床,吃藥喝水上廁所,沖個澡,強迫自己吃一點水餃,然後又昏睡到隔天早上。
星期一昏睡到中午,依舊是吃藥喝水,然後收信、寫信、做一點工作,跟朋友在MSN上聊聊,
六點半出門跟咪仔去大遠百買個小東西,還沒到遠百我就覺得不舒服了,好想回家,
快速買完東西衝回家,又是吃一點水餃,看一點點書,又開始覺得好累、好不舒服,於是又昏睡了…
今天是真的有好很多了,不知是吃了很多藥的效果,還是一直睡把體力睡回來了?
回到書桌前,看著清單上要準備的事情那麼多,
卻都不是自己心甘情願想做的,就真的很想大吼大叫,
瘋狂吼叫到讓自己的心臟爆掉這樣…………
這兩天剛好有個出版社的編輯在求助,她們需要某位知名譯者滿意的外編,
剛好那個譯者之前跟我合作過,就主動跟出版社推薦我;
看到她們的信,我二話不說就接下來了,因為我單純的認為,若能以工作把時間排滿,
或許我可以有理由不去煩心那些有關婚禮的事吧………
 
PS.這篇早就打好了,可是MSN不給PO,為什麼呢?連BLOG都來增加我的疲勞度,討厭耶!
創作者介紹

神保小牧の雑記帖Komaki's Blog

神保小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