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瞞所有認識我的人說,我最近壓力大到快要想跳樓,
因為一時心軟答應要辦的結婚典禮,讓我遭受這輩子最大的心靈折磨。
這兩天還做夢夢到自己不知在房間裡殺了什麼東西,還揮武士刀揮得很認真,
反覆練習怎麼砍才砍得漂亮,只差沒有拿面大鏡子擺在面前比劃招式,
但也弄得連天花板上面都有肉屑,正在煩惱天花板上的肉屑會不會乾掉時,
一轉頭看到米先生推門進來看我在做什麼,我居然還問他說他是不是買了牛肉麵回來?因為我有聞到香味…
後來是怎麼醒的我已經忘了,因為一醒來就聽到有人在按門鈴,雖然我去應了門,但說實在是我是沒睡飽;
原來門外是一直跟我約吃飯卻老是對不上時間的朋友,直接殺來我家找我了,還很執拗地狂按門鈴。
她喜歡說「擇日不如撞日」,但這樣卻會讓我想撞牆,尤其是我剛醒時血壓極低,收縮舒張都不到80,
這根本就是「剛從地底下爬出來」的狀態,實在很想跟她說可不可以改明天……
可是,她說是米先生跟她約今天的,靠,那米先生跟她去就好了嘛……
後來在吃飯時,我告訴她最近為了準備辦婚宴而感到無比疲累兼異常火大的事,
也大略提到我夾在很多人中間,所以痛苦到不行的事,我想她聽了一定覺得很不可思議,
因為她寫給我的「婚前注意事項」並不多,最後一條還註明「最輕鬆的新娘就是只要配合出席就好」。
那我可能是全世界最倒楣的那個新娘,因為有很多事、或是新郎那邊該做而我不能插手的事,都被推到我頭上。
我媽那邊……說真的,她的堅持很多,但跟我的意願不一定是一致的,不過我也不能改變什麼,
因為訂婚是女方這邊辦的,主要做決定的人還是她,因為出錢的是她啊;
而男方那邊……米先生只會說他工作好忙,他下班後就想睡,一切的事都叫我去弄,實在是沒什麼責任感,
前幾天在跟他討宴客名單,他居然還跟我說「還有三個月,一百多天,急什麼」靠!急什麼?!就是急你這句話啦!
身邊的人個個聽到年底要宴客,現在卻還沒訂好餐廳,也還沒擬個粗略的名單,都是一臉訝異,他是沒看到喔?!
再來就是大小聘的事談不攏,男方那邊嫌我們不考慮他們的經濟狀況並不好,一開口就要太多,
但事實上女方是會回嫁妝給他們的,所以這錢等於是拿出來晃一下而已,
更何況就算要收小聘,那也實在是少到我爸媽一揮手,或是玩個小股票,就會消失不見的程度,
根本也不是要跟他們要錢,就真的只是圖個對方的誠意而已;
不過男方那邊,連米先生在內,卻都不考慮一下我的心情,或是想到說這其實是做他們的面子,
個個都表示對我家要求的大小聘金額很不爽,甚至直接講給我聽……
嗯,原來他們不知什麼叫誠意,甚至還敢講說女方家人不知體諒,還給我聽是吧…?好吧,我自有打算。
其他還有米先生的親戚嫌棄我不常去男方家拜訪的問題(有必要那麼常去嗎?更何況米先生自己就非常少回家),
逼我們要拍婚紗照的問題(我是真的從小就不愛看人物照,我也超級霹靂無敵確定我將來不可能會後悔,就跟太陽一定不會打西邊出來一樣),
訂婚宴和結婚宴場地的問題(六個月前就該訂了,現在只剩三個月,現在只好跟別人共用場地),
我的工作不被男方家人接受的問題(靠!坐家裡做翻譯就不是正當工作嗎!?天天去上班賺一個月不到五萬是有屁用喔!?)…
哩哩啦啦一大堆,而這些有的沒有的事情,又多又煩,煩到我想把耳朵和眼睛弄聾弄瞎,免得我一醒來就要去聽他們囉嗦這些。
只要雙方的親屬意見有不合,我就是夾在中間的那個倒楣鬼,兩邊都在私下講對方的難聽話,我偏偏全都聽得到!不想聽還不行!
為了處理這些婚宴的事情,讓我跟米先生之間的關係產生非常大的裂痕,我都不知道還能不能復原;
我跟我媽本來就不像兩個妹妹跟她那麼親,現在為了這些事,我覺得我更不想跟她多說什麼,以免橫生枝節。
從頭到尾,這些本來應該是跟我最親近的人,似乎都沒有體諒過我的心情,
也沒有想過他們若那麼想、那麼說、那麼做、那麼決定,那我會多不自在、多委屈、多難過、多痛苦。
別的人都是新娘最大,身邊還有新娘神撐腰,新娘一聲令人別人就去做到好,
只有我是倒楣兮兮,這個人也要說、那個人也要說,說出來的都是他們想的,沒人要照我想的去做…
什麼叫快樂的新娘?什麼叫幸福的婚禮?
說真的,我覺得這兩個名詞跟我已經沒有緣份了。
 
寫這些就是為了發洩,不然我真的是天天一想到就想哭,哭給誰看?還不就是自己。
但重新看看自己寫的這些,說真的,氣沒有更消,反而更氣!雖然我已經夠輕描淡寫了!
實在很想去跟所有男方女方的人大吼大叫,去摔東西,去潑汽油點番仔火,
最好是鬧到把我送精神病院這樣,那就都不用辦了,辦入院手續就好,這樣我最爽,哼!!

神保小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