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這麼大,怎麼可能現在才碰到困難,
光講個「失戀」和「資金被吞掉」,
就是我過去的人生中最刻骨銘心、差點自暴自棄的兩大苦難。
但事實上,那兩個人生苦難過了也就算了,
只能怪自己想法天真所以識人不清。
但現在我要面對的這件事,卻是突然降臨的職場人事分裂。
從上星期開始,這件事每天固定九小時在折磨我,
講每句話都提心吊擔,做每個動作都怕引來誤會;
這種連自己不懂怎麼會發生的事,也很難向外人說明白,
每次米先生問「今天狀況有好一點嗎?」就很想朝他臉上揍一拳,
狀況有變好的話我會默默不講話嗎……!?
 
這件事其實也才爆發沒幾天,但我已覺得被壓抑到快要爆炸了,
公司裡的氣氛有夠糟,只有幾個不知情的工讀生還會嘻嘻哈哈,
像昨天中午吃飯時的氣氛,之尷尬的……
今天是因為偶然跟新來的助理在聊食物中毒(吃飯時聊- -),
大家才比較有話講,氣氛緩和很多,
但還是有幾份餐點就這樣晾在那兒沒人吃,
看到那三個人和老大這樣賭氣不吃飯,真的很想摔椅子翻桌子,
拜託也想想公司還有其他非常無辜的人好嗎?
陸陸續續還要有一些新人來,給新人看到這種情況可以嗎?
雖然員工跟老闆吵架,或是公司分派系的事情還不少,
但仔細想想,我還真的沒有碰過像現在這麼嚴重的狀況。
 
這裡是「研發單位」,最怕的就是我們的技術及研究數據外流,
結果,外面的人拿我們的數據去寫出企劃書及營業目標是怎樣?
還有人拿到只有可能是我們才會持有的配方及原料又是怎樣?
上星期趁老大及秘書都不在,偷偷跑出去、什麼也沒交待的那三個人又是怎麼回事?
其中一個管程式,一個管數據,一個是管庫房材料進出,
誰還能天真地想著「或許只是剛好同時有事離開一下吧」???
那天的狀況有多混亂就別提了,我只記得那天我氣到一個不行,
連庫房鑰匙都拿走,叫我們把廠商送來的東西放哪?
尤其那個管庫房的 I 小妹,我問她「這三小時妳去哪裡了?」,
只應我三個字「辦事情」……
妳要不要乾脆說妳跟那兩個程式去開房間算了?
起碼這樣可信度還比較高!!
(當我沒發現平時涼鞋牛仔褲的妳突然花枝招展還穿細跟高跟鞋嗎?)
不然妳可以說臨時家裡有事啊,何必拿這三個字搪塞,
真的是辦公司的事情的話,哪會用這三個字當交待?
現在連外面的同業都講得出是姓○的某位同仁把原料帶出去的,
妳們三個還一起消失這麼久,又違反公司規定,偷帶小型NB進辦公區,
這樣能怪老大把你們一起懷疑進去嗎……
最無言的是,管庫房 I 小妹隔兩天竟跑來要我做偽證,叫我跟老大說:
「我那天有聽到 I 助理說她要外出,叫我幫忙接電話」,
但就算我有聽到好了,我也不是 I 小姐的職代吧?
而且憑什麼要我來幫妳這個小助理做那些雜事啊?
講出來誰會信?我就算幫忙做偽證,老大也沒那麼好騙吧…
真的是……不要因為我今年才來就想拗我好不好!!!?(怒)
那今天你們三個的事蹟敗露,才來擺臉色給全部的人看,
有什麼用?有什麼意義?
又不是我們這幾個無辜同事害的,
更何況當初你們偷拿東西給敵對廠商時,
妳們有想過我們這些完全被蒙在鼓裡、還苦苦埋頭做實驗的人嗎!!
 
今天老大開會時很沉痛地講了:「生活上有困難就來找我說,不要耗棄做人的誠信」,
雖然沒指名道姓,但說得已經很明白了吧?
還說「請假、遲到早退,我都不扣薪的,但請尊重一下公司的立場」,
就是啊,所以有事就請假嘛,何必騙人說是「辦事情」?
外面已經傳成這樣,妳們自己又心裡有鬼、行跡可疑、言語閃爍,
我們才會發現的,不要說是我們胡亂安插罪名……
好不容易才突破的實驗瓶頸,四月馬上就要交成果出去了,
竟然還在這時出了內賊來搞精神與物質的內耗,
雖然希望唯一有權力砍人的老大能快刀斬亂麻,
偏偏這個老大又是很唸情份的,所以他私下說要「等他們自動辭職」…
真的是無言到了極點。
不知還要悶多久,我真的快被這股沉悶感壓死了啦> <
創作者介紹

神保小牧の雑記帖Komaki's Blog

神保小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