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她沒說實話耶,這樣我會覺得她是在你面前裝可憐,
我一開始以為是週末要去,就跟她說我們週末可以去台北找她,
到時再一起去,是她堅持一定要星期三去的,這一段她有講出來嗎?
這實在很欺負人耶,先是不把我們的工作當作一回事,
順便還把我們一開始就表現的合作態度當作驢肝肺嗎?
她還要求星期二下午莉仔就得回台北了…哇哩咧,我們有這麼閒嗎?
況且她完全不是來「問問看」的語氣啊,她也形容得太客氣了,
她是完全的命令式,是強硬要我們接受喔,還講了一堆歪理,
(你自己看她的前後句,就知道她的「問問看」=「命令式的要求」)
而且我那天跟她講的話還不少咧,哪來的什麼不耐煩?
不耐煩會跟她說那麼多嗎?最後我說不再跟她多講了,
是因為她又開始反覆講不合邏輯的話,那再講下去也沒用,不是嗎?
所以我才叫她自己去問當事人的意願就好,只要當事人同意我就沒意見。
那結果呢?結果就是如你所聞所見囉。
你說,她有沒有聽進去莉仔說不想去的原因?有嗎?
她有保證說到時氣氛絕對不會差嗎?有嗎?
她有說要讓莉仔對她們的狀況刮目相看嗎?有嗎?
用一句「從今年開始要改變做法」也能當作逼迫人家陪她去的理由嗎?
我是不是在事件發生的最初就有告訴她,如果她選擇了再次姑息,
那將來氣氛絕對會差個好一陣子,這是誰都假裝不了也救不了的,
也是她一定要事先有心理準備的,看來她根本就沒有聽進去嘛!
既然她選擇不聽勸的話,那還有什麼資格來批評現在這種結果?
還有,她老是一直要我們回去看她?跟她聊天?但我們都不回去?
天地良心喔!我們不是不去耶,之前我們就一直有約她出去晃晃,
她就是不肯出門,結果我們就只能坐在客廳看電視、玩UNO,
而她不是跟爸出門去做雜事,就是在睡午覺,哪有要跟我們聊天啊?
莉仔和二賊還有個房間可以躺可以窩可以睡咧,
我是有什麼?咪仔又有什麼?
我們就是一路很累、假日也沒得休息而已,誰來可憐我們?
難不成咪仔跟我上台北就不用花油錢、過路費和車耗嗎?
怎麼不像體諒二賊會花錢一樣來體諒我呢?
我們可是連假日都還有客戶要打電話來催單耶!
之前那件事還沒爆發之前,她可忙了,我們都跟她約好說要回家,
當天她卻還有一堆節目,要嘛就是跟誰約去上什麼課,
不然就是什麼候選人造勢,還有要去做義工、跟朋友去做啥做啥,
變成我們只能遇到她一下,有時約好九點會回家,十點半了還不見她人影,
搞到最後我們十二點了才能走,摸黑開車上路……嗯,還真會替我們想啊。
最扯的是那句「什麼不管住誰家都會想另外幾個」,
別鬧了,這什麼話啊?
賺再多錢、做再大的官,以後還是可能要面對這種情況的吧?
竟然還說無依無靠、不會快樂咧,真的很會亂掰喔!!
哪個無依無靠又不快樂的人可以衣食無缺還到處出國玩?
之前那個天天跟朋友去喝貴婦下午茶、讓我嫉妒得半死的人不就是她嗎?
有些事她以為我不知道,事實上是她不知道我已經知道了,
我只是懶得當面跟她講開而已,免得她又要拿一堆藉口來逃避。
真的很想問她,她這樣老是演悲劇女主角很好玩嗎?
她不想把事情痛快解決是她的自由,但不要這樣亂哭亂鬧好嗎?
搞得親痛仇快是有什麼意義啊?(另一種痛快是吧?)
大姐我都長到三十二歲半了,看過的人事物早就比環境封閉的她還要多太多,
唯有耐性這種東西是打出生就幾乎不存在,所以請她以後理性一點,
不要一直用不理性的態度對待家人,OK??
(跟你說也沒有意義就是了,只是希望你別隨她起舞…我真的是受夠了!)
創作者介紹

神保小牧の雑記帖Komaki's Blog

神保小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士銘
  • 關於手機的部份…<br />她一直用禍首的手機打的原因就只是因為那隻手機電話費是公司出錢。<br />反正除了上廁所洗澡會離開媽的視線之外,<br />媽幾乎整天都跟禍首待在一起,<br />所以兩人共用一隻手機也沒什麼好奇怪的。<br /><br />不過他們現在的互動當中還有在吵那些爛帳呢。<br />不知道是哪一個人犯賤,總是喜歡那壺不開提那壺。<br />所以我說幸好我搬出來了,<br />不然三天兩頭要聽他們繼續吵那段荒唐事,<br />我不崩潰也難哪!
  • 小牧
  • 禍首喔?如果他繼續保持之前「什麼都沒關係啦」的態度,<br />我想他不會介意這種事吧,事實上我跟莉仔的討論結果,<br />是覺得禍首根本是故意把事情安排在星期三……<br />(黃曆我們家不是沒有好嗎?真的以為我們不會查喔?)<br />我倒比較好奇禍首是不是還一直跟另一個禍首在通電話,<br />以最近接到的電話顯示來看,禍首之前持有的手機是媽在用,<br />那禍首現在用的是哪來的手機?實在很耐人尋味。
  • 士銘
  • 妳放心,我沒那樣覺得。<br />妳會這樣反應也在我意料當中。<br />(過去不知道上演幾百萬次了)<br /><br />反正媽後來也沒強迫誰要跟著下去,<br />我也懶得裝熱心說「好啦我可以請假沒關係」,<br />總之為了掃墓把氣氛弄這麼詭異(連禍首的臉都還沒見到),<br />先祖在天之靈應該會覺得不堪到了極點吧。<br /><br />媽她哭來哭去,要說裝可憐也好、真的難過也罷,<br />反正對我來說這是一件很值得畏懼的事情:<br />我以後會漸漸對媽的眼淚麻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